Bomi

在我奔向你的日日夜夜里。


06年夏天的傍晚。

踩着暖黄色夕阳,不管滑下肩膀的书包,你和我站在老旧体育场的看台最顶层。

带些凉意的微风四面袭来,有山大的体育生一圈一圈围着没什么绿草的操场练习匀速腹式呼吸。

我们总是爬上看台最高的一层。

倚着饱受风雨阳光的看台墙,天蓝色的粉刷已经焦黄翘起脱落。

宽大不合身的校服也不怕弄脏,你在我左边三步远。

我听你说你在每期必买的杂志上读到的轻小说,说到感情迟钝的男主角,眉间还带着认真的着急嘟了嘴。


"我害怕你心碎没人帮你擦眼泪..."

偶尔你会哼着这首歌,蹦蹦跳跳走在我前面。

十五岁的年纪什么都不明白。

你说周杰伦的歌你最喜欢这首,调子很神奇。我就在后面认真在墙上找原来自己偷偷拿铅笔在墙上写的字有没有被昨天的大雨冲掉。找到后再追上你,拉着你的手讨你再唱一遍。你从来没拒绝过。

我一直觉得那是我懵懂的对世界识而未知的时候最温暖的光。后来英文老师讲到shelter,这是我脑海中第一个蹦出的画面。


毕业那天你拉着我的手说舍不得,可是要分开了,真想再读一遍初中。我也只是说你肉麻,然后问起你考试复习得怎么样,去了高中不要太贪玩。没做保持联系的约定,那个时候好像还不太明白什么是分别。


我们最后一次一起去那个体育场,一直偷偷注意的那个长的有点像佐助的哥哥那天没有出现。你又用我熟悉的样子嘟了嘴,可惜地说怕以后去了高中都没的帅哥看。

我也最后一次找到那个细小的铅笔字,最后一次仔细看着它,才突然觉得那字体细弱不安,太过可怜,真不知道怎么撑到今天还没被风雨阳光带走。

这像一个奇妙的隐喻。

我盯着看了它很久,下了决心拿手抹掉它,说了对不起,不知道说给谁听。


时至今日,我其实没太觉得难过。倒是还会把那段记忆拿出来回想。觉得那个小心写上我喜欢你又憋着泪拿手抹掉的小姑娘,有点心疼。

"我害怕你心碎没人帮你擦眼泪..."

评论(4)
热度(1)

© Bom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