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mi

在我奔向你的日日夜夜里。

风梦不再


陆尓豪李可云。脑内的产物,OOC,不喜也请温柔> <

=============================

她过的不算好,在遇到他之前。

陆家院里,她早就学会不争不抢,低头做事。他却认真的捧起她的脸,擦擦她眼角的泪,说以后我有的都给你。

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

他见她就笑,眉毛眼睛那么好看,一声声可云,她慌张的不敢应,紧着跑过去,辫子在身后晃。

晃了他的心。

他教她认字,背乘法表,识物明理,握住她的手一笔一笔写名字,唤她。

他说愿我如星君如月,夜夜流光相皎洁。

她听不太懂,但那之后每夜月亮都是圆的。

他给了她整个世界。

学堂的老师后来教了李商隐,教了柳永,教了李煜。

他每每看到春夏秋冬花月山水想起的都是她的脸。

从来天地不怕的他居然前后苦恼了好些天,在她给他缝纽扣的时候,终是没忍住说了,喜欢你。

紧张地连主语都忘了加。

她头一次拿针刺破了手,血染到他衬衣的胸口,像朵小花。她望着他紧张的把自己的手指含进嘴里,觉得自己的胸口也绽开了一朵花。

他们在阁楼捉迷藏,在湖边追闹,躲开欢腾的人群到树林里交换一个小心翼翼的吻,呼吸都在颤抖,心意诚实。

用狗尾巴草编的戒指一人一个,他说这样我们就算结婚了,她从来都信他的。

信到把一切给了他,自此覆水难收。

十四为君妇,羞颜未尝开。

她知道自己有了宝宝的时候,比惶恐更多的居然是期待。那是他们的孩子,会有和他一样好看的眼睛,他会给孩子起什么名字呢?

然后……

然后,她还没明白做错了什么,他就已经不是她的了。

她那么信他,她怎么敢放下他,所以她走进一个梦,继续爱他。

她自然不像大家闺秀知书达理,博览群书,有自己的思想和见识。

她只有他,除了爱他什么都不知道。

她说,我只是想一直在你身边,从来都是。

可是今生注定不能了。

不过至少还有人生第一次的心动,懵懂的十六岁,第一束光。

以后都不会再有了。

玉壶飞转,竹马生尘,愿来世君情我意,永不相负。

也愿风和梦都不再来。

评论
热度(12)

© Bomi | Powered by LOFTER